【荼岩】smelly 上

  • 刚想起来这边没发我是不是傻以及想看急刹车去我微博看吧

  • bgm:feeling-maroon5


    当神荼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alpha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从一开始只是因为他是自己的队员而对他多了几分关注,到后来莫名其妙的总会回头去用视线寻找他的踪迹,最后便是视线会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一直黏在他身上,哪怕就是个背影他都能看很久,就是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在心中回味几遍几十遍,就是他笑得弯成月牙的眼,都能在脑海中千回百转。

    直到一次出完任务两人都受了伤被送进医院为止,看着挂着的吊瓶里的液体一点一点的掉下去,他才好好回想自己的所想所为,才意识到这个事实,他很烦躁,甚至不知所措,在这个世界,都是alpha和omega,像自己这种alpha喜欢上另一个alpha的事情,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是被世人所厌恶的。

    只是无论如何他都抑制不住对安岩的想法,就算是omega在他面前发情,信息素直钻他的鼻子,他全身的血液都要汇集到下体了,仍旧是对送上门的omega提不上标记的想法,他记得他当时是——

    把对方直接打晕了,开了一边的窗子拨打了医院的电话,接着站出去在门外等着救护车。

    实际上他也在说服自己,或许和一个omega开始之后说不定就不会有那么多对于安岩的想法了,可他就是忍不住,当信息素铺天盖地地袭来,他眼中浮现的是安岩的脸。

    神荼啧一声,二十多年头一次对一个人有了想法,两人之间的身份什么的又这么特殊,他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最终还是觉得自己站远些好,他不想也不敢打扰安岩的生活,他担心安岩会用那种厌恶恶心的眼神看他,他担心安岩会因此离开,消失在他的生活中,于是自己也不打算让他知晓,就让一切成为一个念想便是了。


    从那次想明白之后,神荼就开始刻意地和安岩保持距离,以前的时候安岩和他关系算是很好的,两人勾肩搭背的,玩笑打闹都无比自然,现在神荼开始尝试着和安岩保持着距离,他将安岩与其它无数的人一样隔离在自己的界限之外。神荼知道安岩看自己的眼神都带了几分担心,他却只能狠下这份心,若是不制止这个苗头,可能有那么一天,他可能会直接把安岩拖床上吃干抹净。

    到时候就不是懊悔什么的说得过去的。

    好在安岩也没强求解释之类的,神荼开始和他保持距离什么的他也渐渐的适应了,偶尔在想拍他肩膀的时候手伸到一半就放了下去,神情无比的落寞。

    一天安岩实在是没忍住,跑过去勾住神荼的肩膀,神荼一时间被惊着了,没来得及及时甩开安岩,安岩误认为神荼是打算冰释前嫌了,一瞬间无比的开心,神荼都发誓他能从安岩的脑袋顶上看到小太阳了。

    “队长!”安岩开心地喊道,忽然想起来神荼是最不喜欢他叫自己队长的,连忙改口:“那个.....神荼,下午休息,去看电影吧!”他提议着。

    神荼其实什么也没有听,安岩身上淡淡的柠檬香气冲刷着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此刻他晕乎乎的,这是他极少的毫无防备的时刻,此时只要一个手刀,神荼估计就能直接被劈晕。他什么也听不到,只能感觉到安岩的身子紧贴着他的,与自己的微凉体温不同,安岩的身体很温暖很柔软,他的呼吸就喷洒在自己耳边,湿润的潮湿的,他的眼睛笑得弯了,睫毛很翘很长。那一刻神荼感觉一切都那么的美好,安岩像是太阳的光芒让他想要去触碰。

    在这时神荼只希望安岩能够在有限的时间内给予他更多,也许不只是现在这有限的时间内,他永远不知满足,想要索取更多。希望在这一生都能有这个人能陪伴着他,从早晨的早安吻开始,到夜晚的相依而眠,一切都那么的自然自在。

    可是这只是他的幻想而已,他可以一辈子不娶妻生子,安岩会不愿意的吧?他是个正常的alpha,他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因为自己的愿望而被束缚在他身边,这样的安岩是他不想看到的,或者说在他看来这样的他就不叫安岩了。

    似乎是沉默地太久了,待神荼回过神就看到安岩有点落寞的神情,神荼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了,他点头轻声应允:“好。”


    安岩拖着他回了宿舍,他知道神荼不喜欢外出,就打算在宿舍里待着用电脑看电影,光标移到一部片子上,安岩回头看神荼,征询着神荼的意见,神荼对电影毫无了解,但他也不愿意反驳安岩扫了他的兴,神荼点头同意,安岩打了开来,神荼扫了眼,那片子的片名叫《LOVE IS ALL YOU NEED?》。

    安岩一边坐到神荼旁边,一边叨叨着,说这部片子是好早之前别人推荐他的,一直没想起来看,这下终于有时间看了。神荼点头听着,看着已经开始播放的电影。

    只是越看他的脸色就越不好,这是个奇怪的故事,这个世界与他们所处的世界不同。在那个世界,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是一对,就像alpha和omega一样。同性恋是正常的,异性恋是野兽是恶魔,异性恋会让人万劫不复。女主角艾希莉,她因为是一个异性恋被认为是个异类。她和喜欢的男生偷偷接吻被人发现,被同学殴打,所有人都希望她去死。

    所有的人都在唾骂她,就连母亲们也因为她是个异性恋而应该怪谁而吵架,她最终选择割腕自杀了。到影片的结尾那抹血红色占据着他的视线之时,神荼将自己和安岩带入这个故事,他感到了恐惧害怕,他担心这件事的发生。

    神荼看着安岩的侧脸回想自己最近一阵的所作所为,怀疑着安岩是不是别有用心,这一次是不是故意为之。

    既然这样他呆在这里也没了意思。

    “我有事。”神荼看着安岩的背影忽然开了口。

    安岩回头奇怪地看神荼,问道:“不是下午没事吗?”

    神荼摇头没说话,刚才安岩的表情太过于诱人,对他来说就是一种勾引,是对他的煎熬,他差一点就没有把持住想要凑过去吻他。

    神荼走得太快没注意到安岩的犹豫,而安岩看着神荼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最近做了什么对不起队长的事情。


    他最终也没思考出一个所以然,只是神荼最近越来越远离他,以前和他的距离只保持在一米之外,现在就好像自己挤到了他的气场一样,不保持五六米的距离都不罢休,就算是自己受伤了他都不愿意来扶着自己而是转身叫别人来。

    不仅是他自己感觉到了,THA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他俩之间这种怪怪的气氛,神荼好像在给他“特殊待遇”。

    感觉到了是一回事,敢不敢亲自去问神荼又是另一回事情了。大家都在背后悄悄讨论,连当事人安岩都没有去问,他们也不好开口。

    他们维持这种关系快半年了,安岩莫名其妙的感觉不习惯,不管是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出任务。

    神荼和安岩是搭档,就算是两人一同出任务情况也没有改变,以前两人为了省钱凑合着在酒店住一间房躺一张床都没意见,现在就是连共处一室都不肯,安岩为了省钱不愿意开两间房,神荼硬是要这样,安岩去他房间打地铺硬是要退房,结果神荼一把把他拎床上按后颈让他晕过去接着出去,第二天安岩在房门口看到满眼血丝的神荼

    神荼就那么站在他房门口一夜没睡。

    自那以后安岩也再也不说什么要和神荼住一间省钱的话了,好像两人之间有深深的鸿沟,安岩尝试一切方法想要跨过去,神荼阻拦着他,在对岸看着他的所作所为,在每一次他即将触及自己之时抽身退离同时将安岩之前的有用功化为零。


    从那以后两人除了必要的对话没了交流,就算是打了照面双方也就是看一眼而已。

    军队每个月能和家人联系一次,神荼父母双亡,他每次都是给弟弟阿赛尔打电话过去,阿赛尔因为一些缘故原本是不认这个哥哥的,经过这么久,两人也都慢慢的放下芥蒂,在电话里也会互相讲讲近况,安岩靠在门口,凭借着良好的听力,能隐隐约约听见他两的对话,安岩感觉神荼和阿赛尔讲的一句话的字数,都抵得上和自己一个月的交流了。

    神荼出门看到安岩倚在一边墙上,有些奇怪问他道:“你做什么?”

    安岩看他一眼,回复他说:“在考虑要不要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呗。”

    神荼沉默一阵,回想起来,好像安岩自始至终都没有和家里人联系过,就算是他和阿赛尔,就算没什么可以说的,也能拿着听筒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听上好一会儿代替交流。至少证明两人都还活着,都还安好。

    他手一指里面放着的那台电话:“没人。”

    安岩苦笑着看他,神荼不知道那个笑容是什么意思,只见安岩摇头,一口回绝了他的提议:“还是算了。”

    “..........”神荼看着他等待着解释。

    安岩摆摆手站好来向回走:“他们听到我的声音,大概会宰了我吧。”

    神荼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安岩的背影渐渐远去,他伸出手轻轻描摹着,直到安岩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



    第二天的变故发生的如此之快,从早上安岩自到了THA之后就不对劲,他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手指抓紧直到骨节发白暴起青筋再松开,如此反复,也都只是以为他今天风寒什么的不舒服也没太在意。

    就这么过了个上午,中午江小猪请客吃饭安岩摆手拒绝。待他们酒足饭饱后再回来一切却都都变了样。

    THA像是刚被洗劫了,所有东西都乱七八糟的,地上全是被推翻的书柜中掉下的文件,上边零零星星的留着鞋印,安岩在在大厅里砸着东西,像是个疯子。罗平开了点门,安岩瞬间回头看着罗平,眼神冷冷地毫无温度,同时柠檬的淡香扑面而来,罗平不由得惊惧退后几步关上门。

    一大群人木木愣愣地杵在那儿不知所措,场景甚是壮观,不是他们不想有所作为,安岩再怎么说至少也是神荼的搭档,能力自是不弱,再加上神荼以前经常和他对打训练,安岩的实力提升的很快。

    远处传来脚步声,不徐不疾的,那双皮靴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了,往上看是神荼。

    他缠着手上的绷带,皱着眉看这群人,问道:“你们做什么?”

    江小猪指指大厅,情况一目了然,神荼也不知道安岩是怎么回事,只得小心嘱咐道:“我进去,你们就在外面,无论发生什么,都别进来。”

    自是无人反驳,神荼一打开门,淡淡溢出门出来的香气瞬间变得浓郁,不过此刻他没空注意这个了,安岩已经注意到他了,正朝他冲过来,拳头正往他的面门朝来,神荼侧头堪堪避过,他的手已经摸上了惊蛰,他在犹豫要不要动手。

    安岩一击不中接着一脚飞过来,神荼选择不避过硬是挨下这一记,同时握住安岩的脚踝。

    空气中弥漫着他的信息素味道,神荼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安岩抬起头来正视他的眼,神荼看见他的眼睛都变了色,是红色,巩膜则是变成了淡紫色。

    他的心中一惊,随即有了一个胆大的猜想——

    安岩是个omega。

    想想这么久,神荼从未往这方面想过,毕竟他一直都是完全的相信安岩,但除了这个猜想,他找不出别的成立猜测。

    神荼想起那个在他面前突然发情的omega,也是如出一辙的模样。安岩还是很暴怒的样子,但他受制于人只能拼命的挣动着,神荼自从猜想到了这种可能,便已经把持不住了,他下了死力将安岩锁在怀中动弹不得,近距离的触碰更是释放了他对安岩许久以来的思念,他已经无法抗拒对安岩的想法,或者说,他早就无法抑制住自己了,看到安岩,就算是他吃再多抑制剂,甚至直接注射到自己的体内,都无法抗拒。

    安岩所有攻击的招数都被他化解,而神荼现在除了想干面前的这个人之外别无想法。他的动作也没了个轻重,他拽着安岩一脚踹开他办公室旁边休息室的门又踹上,安岩的动作愈发的没有章法,手肘一直往后边顶,狠狠地撞击神荼的肋骨,每一下都是实打实的力道,谅是神荼也不由得闷哼几声。他便直接将安岩按在门上,自己的前胸紧紧地贴上他的背,隔着安岩的军服嗅着那更浓的香气,舔舐着安岩衬衣领里边的omega腺体。

    安岩的衬衣最上面的领扣没扣上,这倒是给神荼一个很大的方便,湿漉漉的舌尖触碰到那处腺体,安岩就已经哀鸣出声,头抵在门上,他的脚往后轻踹几下又被神荼夹住,此刻他无法动弹,身后那人两腿之间的那物隔着军裤顶在他屁股上磨蹭着。

    “安岩,”神荼低哑的声音念着安岩的名字,再问道:“你知道军队的制度吗?”

    所有的军人都是alpha,这是众所周知的,omega或者beta要是想要进入军队,只能做一些外聘的技术员。

    安岩毫无反应,扭着头想要离开神荼的臂弯,谁知他这下蹭的更厉害了,神荼的呼吸顿时粗重了几分,信息素像是洪水一般涌出溢满整间屋子。

    神荼信息素就算是在发情的时候也没有安岩那么的浓郁,就那么一股清香,带着湿漉漉的气息扑面而来,安岩呆呆的停住了,神荼不禁松了口气,看来自己的信息素是暂时压抑住了安岩的野性,只是因此——

    他更想要干安岩了。

    “是,”安岩颤抖着看着门板点头:“我是omega……”

    接着他住了嘴,所以呢?他承认是个omega,这有什么用?让他好有证据把自己送上法庭?

    神荼啧一声,他将安岩环得更紧一些,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安岩的耳边,他低低的道:“安岩,我想要你,不为别的。”他低低的叹息一声,再没说话。

    “队、队长?”安岩被惊着了,回头想要看神荼,他很惊慌地问道:“怎么是你?!”

    神荼把头埋在他的脖颈呼吸着没有开口,安岩看着他,大概也猜着了是怎么一回事,将脑袋凑过去吻着他的鬓发作为补偿。

    “我怎么知道你也喜欢我?”安岩的声音忽然带上了笑意,他反问神荼道。


 
评论(5)
热度(31)
© 一个错离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