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周】你的声音不会消失

阿夏生贺,虽然晚了qmq @高仿名包代购 生快!

认识快一年了也快要过年了hhhhhhhh明年也要一起犯病啊哈哈哈哈哈哈

难得这么拼命。


注:

最后一句来源于《keeping time》

歌词解释用【】注明



bgm:その声消えないよ feat.Sunya - fumika


叶修打开QQ,不出意料的有无数闪烁的信息,他打开看一眼便打算全部关掉,但是却瞄到了一个不寻常的信息——

是无浪发来的。

他一时来了兴致,也没有直接右上选择关闭而是选择打开来看,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江波涛离线传来了一个压缩文件,他也不知道是啥,但是看着上面标题一堆乱码的样子,总觉着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他也不想去猜,太费脑子,直接甩了个问号过去给江波涛

没想到江波涛也正好在线,倒是没有直接回复他信息,而是要他自己看。

发完还加了一句:“叶神不要太感动。”

看起来最多也就是个恶作剧的样子,叶修想着,鼠标一点,顺手按了解压。

也就他从烟盒里敲出一根烟然后点燃的功夫。

压缩包里是个word文档和一个文件夹,叶修点开word文档,看着那个词不达意不知所云又啰啰嗦嗦的文字,眉头一皱,觉得下次面基有必要好好教一下孙翔怎么说话了。

看到最后的署名是蓝雨和轮回,叶修觉得黄少天这次只叨叨叨叨三面也是不容易。

不过重点都不是这些玩意儿,只是,这份相当于一份说明书的word文档。

叶修觉得活在梦里一般,蓝雨和轮回合作做了个桌宠给他玩儿。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桌宠,

是周泽楷。

周泽楷,v家荣耀project计划歌姬,叶修本命。

无功不受禄,叶修仔细想了想这最近是什么日子,只能想到最近要是周泽楷生日了。

“这份礼物有些大啊。”叶修叼着那根烟喃喃道。

 

叶修安装好了桌宠,看着闷闷的坐在一角发呆的小周以及他头顶微微晃动的那一缕不安分的头发,不停的想笑。

这个小周,实在是太可爱了。

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却发现小周抬起头来看他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有点巧。

叶修想着,打开文档写今天的更新,忽然一下子文档就被最小化了,叶修正写的专心致志,冷不防的一下被关掉,倒是有些懵,但是看着桌宠无辜的看着他,却也不一点也生不起气来,没想到下一秒周泽楷就让他吃一惊。

“MDZZ”周泽楷说。

叶修:excuse me???

但是叶修毕竟是叶修,有良好的心理素质,他扶正了耳麦,问周泽楷:“你能说话?”

周泽楷明显是震惊的,感情他一直不知道自己说话能被人听见,叶修划过鼠标,在他头上摸了摸:“还挺像回事。”他夸奖道。

周泽楷的表情不能用一个复杂来形容,他说:“你有猫?”

叶修觉得轮回和蓝雨一点也不会尊敬前辈,忽然觉得不对劲啊,再怎么说,桌宠怎么好端端的就开始讲话了?

周泽楷想了一会儿像是想通了,他隔着屏幕,不知在看向何方,似是定定的看着叶修的脸,解释道:“我是活的。”

废话。叶修心里接口道,接着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好端端的,他家小周怎么就是活的了呢?

然而周泽楷没有叶修心里那么多弯弯道道,从电脑自带的的软件里找了个画图出来,在那儿摸鲲。

不对,是摸鱼。

周泽楷摸完鱼,见叶修的鼠标没有动,以为叶修走了,好气,于是先设置音量到最大,然后打开X狗音乐,选择青藏高原,直接放高潮。

叶修正想着事儿,忽然听着耳机里传来高昂的雅拉索,差点直接把耳机摔了,

 

周泽楷听着叶修的声音响起,觉得有那么一丝的愧疚,然后脸上保持着冷漠而心里一直在刷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一看电脑,不知什么时候开着了音乐,放着青藏高原,韩红正好唱到青藏高原的原字,余韵还在耳边没有消散,总结来说对于叶修的冲击就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要说人话的话,就是辣耳朵。

叶修看屏幕右下角那个正经危坐一脸无辜的小桌宠,好气。

小桌宠体贴地关了音乐,然后打开了前面自己的摸鱼。

“刚才看你写的文,觉得可以画张画。”周泽楷慢悠悠的解释道。

叶修蜜汁感动。

然后把小桌宠丢到一边,打开最小化的word文档,继续写文。

周泽楷坐在一边看着叶修码字,一个个方块字堆砌成一个令人神往的世界,偶尔他会停下来删去一段内容,又有些时候会切屏去查资料,周泽楷回想着叶修写下的内容,仍是意犹未尽。

他看着叶修打下最后一个句号,鼠标键盘都停了下来,耳边响着叶修均匀的呼吸声。

“写完了?”他试探的问。

叶修闷闷的嗯了一声,说话还带着浓重的鼻音。

周泽楷将文档最小化,开了音乐,打算开一首钢琴曲听听,却看到一个播放列表,无意打开,愣在原地没有来得及爆发手速关闭。

那个列表里的歌曲,歌手都是同一个,叫——

周泽楷。

 

 

周泽楷觉得很尴尬,而且已经不能用尴尬来形容了。

他听着自己的歌声在耳边响起,蜜汁羞耻,而且,好像他下载了自己所有的歌一样。他按了停止键,组织了下语言,问叶修:“你是......”

“我迷妹吗?”

叶修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他:“你语文好吗?”

周泽楷点头,挺好的呀。

叶修冷漠脸:“语文该重学了。”

迷妹指的是男的吗?

 

然而叶修最终还是承认了他是个周泽楷迷弟的事实,并调出个隐藏文件夹,周泽楷惊恐的看着里面的音像文件和图片,从最早的一首歌以及pv开始,叶修用快进,让周泽楷回味了一下他的黑历史。

你真不是来黑我的吗?周泽楷很想问。

不过他没问,作为官方人设是沉默寡言的歌姬,他怎么能问这种问题呢?

所以他矜持地看完了叶修文件夹里所有的文件,然后暗搓搓地在心里盘算以后怎么样把叶修所有的文件全部删掉。

叶修趁周泽楷还在发呆,便打开文档继续码字,却忽然一下子没了感觉,敲敲打打删减许多还是不满意,看到周泽楷又端端正正坐好看他码字,此时看他停了下来,疑惑的转向叶修,叶修也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自己没有,只听见咚咚咚的响了几声,周泽楷屏幕的另一端敲击隔在两人之间的透明。

“怎么不写了?”周泽楷问他。

“你前面打断了我的思路。”叶修回答道。

周泽楷听着一声轻微的啪嚓响起,罕见的皱起了眉头:“少抽烟。”

叶修却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手中的烟上的一层白纸被打火机烧得黑了,卷着边,在白色的背景下无比的显眼,他奇怪的嗯了一声,问道:“你看的到我?”

周泽楷摇摇头,说我看不见你但是听得见你。

叶修只有笑,叼着根烟没点,就给自己点心理安慰,他看着周泽楷费力的打开文档,在他的文章里面添加了些什么,只是眼神从一开始的漫不经心,越到后面却越认真了。

他此刻很想收回之前的话,周泽楷不是语文不好,只是表达有点问题。他的文风和自己完全不同,较自己的文风而言,他的文风更加的细腻柔软,像是一匹上好的丝绸。

周泽楷仍旧在改着文,叶修看着那些自己踌躇许久的地方被他一改,不适感好了许多,周泽楷停下了,他似乎是呼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笑了下:“满意多了。”

叶修也笑了起来,说不清楚到底是因为终于满意了还是因为周泽楷的笑容,笑完才发现周泽楷根本看不见自己,现在对着电脑笑得自己,就像是有猫一样。

他取下那根烟哥在桌子上,双手重新覆上了键盘,有节奏的敲击声随着耳机中电流穿过屏幕,流入另一个人的心间。

敲敲打打一段时间之后便写完了,叶修敲下最后一个句号再点击保存,周泽楷问他道:“你还不睡。”

“就睡。”叶修回答他,忽然又笑了起来,有些莫名奇妙的感觉。

周泽楷也不恼,只是反问他:“笑什么?”

“只是觉得你的态度有点像,”叶修沉吟了一会儿,想着用什么词语来描述:“家人吧。”

家人?周泽楷想了很久,觉得他们的关系实在是有些奇怪,明明是认识不久,却无比的契合。

好像是以前张新杰背单词时听到的那个词语:

soulmate

 

 

 

之后的日子也不过乏善可陈,两人的相处蜜汁默契,只是有一点改变了—

叶修的粉丝都怀疑叶修恋爱了,你问为什么?现在君莫笑大大的文风和以前比起来妈哟相差太大了好不好!现在叶修的文风虽然大部分是原来那种很壮阔,带着震撼人心的力量,但是在一些细小的地方却变得细腻。

对此,在一天晚上叶修更新完之后翻评论,询问周泽楷道:“小周啊。”

周泽楷看他,嗯了一声表示回应。

叶修发誓周泽楷知道他想要表达些什么,但是他就是不开口,

叶修咳了一声:“你要成为我的专业代笔了。”

周泽楷摇头:“还是你的专职画手。”

叶修点头,装做正经地思考了一下:“有道理。”

“所以说啊,”叶修慢慢悠悠地问他道:“陪我去看演唱会吧。"

周泽楷懵逼脸,剧情发展的有点快,而且要是要去看演唱会,叶修难道要扛着台电脑吗?

叶修也知道他内心的顾虑,倒是笑了出声。

“不是这样,”他解释道”:“看直播。”

“当做谢礼。”

周泽楷点头,叶修接着说道:“毕竟哥没钱。”

于是那一点点蜜汁觉得叶修的体贴化为乌有,周泽楷哼唧一声,不想理叶修。

叶修却笑了:“你会感谢我的。”

科科,周泽楷回复他。

 

 

第二天叶修倒是反常的勤奋,没有熬夜,爆发手速把新一更写完了,周泽楷蹲旁边看着,只觉得眼花缭乱,就像张佳乐的mmd自带的特效。

叶修点开x站,右上的动态有一个小红点,周泽楷眼疾手快的点开,是一个叶修关注了的直播。

周泽楷嗯了一声表示奇怪,接着打算关闭,因为平常叶修除了码字和和自己聊天啥都不干,他只是处于强迫症的习惯才瞄一眼。

叶修却点开那个直播,速度很快,但人对自己的名字总的来说还是挺敏感的,周泽楷虽然不能算个人,却仍旧看到了周泽楷三个字。

这是要搞事,周泽楷心想。

直播刚开始几分钟,周泽楷便看到进直播间的人越来越多,屏幕上的弹幕从一两条直接是开始刷满一整屏,周泽楷实在是看不清字叠字写了什么,也没兴趣去辨认,便问叶修道:“什么东西?”

叶修没回答他,周泽楷以为他没听到,也懒得再问,想要自己拉上去看直播间的名字,叶修却一直乱动鼠标,存心捣乱。

周泽楷气急败坏,喂了一声,叶修却笑,看看再说,他安抚周泽楷。

“你听见了啊?”周泽楷问他,随即又反应过来,叶修这是故意的。他有些不满,鼓着嘴不理叶修,叶修看着他脸颊微微鼓起来的两边,忍不住那鼠标戳了戳。

这一戳周泽楷好不容易装出来的严肃就破了功,他有些气急败坏:“干什么!”

“对身体不好。”叶修的样子坦坦荡荡,说的话又无可挑剔,周泽楷想鸡蛋里挑骨头也没用。

“哦……”他闷闷道。

正巧直播间放起了音乐,周泽楷掩饰着尴尬,回头去看,看到了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周泽楷?”他问。

叶修打了个响指“对。”周泽楷脑子顿时脑补出了叶修一副夸奖我酷爱夸奖我的表情。

 

你故意的是吧?周泽楷真的很想问他,然后选择分裂成无数个小周泽楷挡住屏幕,可是他还是太天真了。

叶修将鼠标移到最下角点击设置取消,然后周泽楷惊恐的发现自己变回来了。

然后他朝叶修竖起了中指。

叶修却难得没有回复他,他觉得有点无趣,却听着自己的歌感觉有点奇怪,总感觉里面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样的。

他听到一个很轻的声音跟着他唱,与自己的声音不一样,那人的声音更低一些,在高音部分他有些唱不上,却没有勉强,而是唱出了一种别样的味道。

“是你吗?”周泽楷问他,那个声音没有再响起,隔了好久他才嗯了声。

“是我。”他重复了一声,周泽楷听着他的呼吸声平稳悠长,也嗯了声。想了很久问他:“很喜欢我的歌?”

叶修没回答,只是关了直播,打开那个文件夹。

他笑出了声:“你说呢?”

周泽楷看着里面分门别类的文件,下定决心一般问叶修:“以后我给你唱歌吧。”

叶修点头:“就这么说好了?”

“没有。”周泽楷说:“有条件。”

“少抽烟。”

 

 

周泽楷每日晚上都给叶修唱歌,一般都是叶修选择曲目,周泽楷迅速的学完然后唱,他们之间达成了良好的默契了。

只是今天周泽楷说什么也不肯打开叶修选择的歌单。

“怎么了?”叶修问他。

“今天我想自己选歌”周泽楷异常坚定,对叶修提出了第二个要求。叶修也来了兴致:“好。”

“记住它。”周泽楷笑了,说道。

叶修看他。

“聴こえるよ まだ聴こえるよ、”

【我听见了再一次听见了】

他唱出了声,其实这首歌的调子有些高,不太适合周泽楷的声音。他却尽力唱着。

“优しい声 波の音”

【温柔的声音波涛的声响】

叶修忽然想起来他们有些尴尬的初遇,两人凭着声音相识,如走马灯一般掠过。

周泽楷笑得很开心,不是以前那种有些腼腆的官方式微笑,而是很阳光的那种,露出白牙。

“触れてたくて 触れられなくて”

【想要触碰却又触碰不了】

 

他停了下来,问叶修:“能打开摄像头吗?”

叶修点头,忽然想起来这才算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从一开始,叶修就没有打开过摄像头让周泽楷看到他的脸。

 

“さよなら さよなら さよなら”

【再见了再见了再见了】

周泽楷唱着,声音却染了哭腔。

“怎么了?”叶修发觉了一丝异样,第二次重复着这个问句。

周泽楷摇头,接着唱。

 

这首歌最后一句仍旧是:

“さよなら さよなら さよなら”

【再见了再见了再见了】

 

 

唱完,周泽楷隔着电脑屏幕于叶修对视:“谢谢。”

——

他消失了。

那是八月的最后一天。

 

 

叶修后来也想方设法去找过周泽楷,无论是问无浪,还是去找黄少天求证,甚至去了周泽楷的现场演唱会都没有找到过他。他也不确定周泽楷是不是他的臆想而已。

只是他无意中录下来的那首歌还存在电脑硬盘里,叶修还记得他的那句“さよなら”

后来叶修翻书,查阅到这句话,其实可以相当于永别。

所以叶修停下了寻找他的脚步,闭门不出,写了一个以他们的故事为原型的故事。名字就叫《夏》。

他们是在暑假第一天相识,暑假的最后一天分开的。

 

 

叶修受邀去参加签售,不知签了多少本书,一个人又递了给他一本要求他签名。

“你好。”他说。

叶修震惊的抬起头,看到了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给你。”他从口袋里掏出了张纸给他,上面用清俊的字体写着:

时间与爱,都是圆的,我们终将重逢。

 



 
评论(19)
热度(125)
© 一个错离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