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周】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陌路完结贺 【虽然晚了 

 

 

 

周泽楷按按眉心,看了一眼办公桌上几乎是堆积如山的文件,靠在皮椅中,打算闭目养神

一会儿,他合上眼,放空自己的大脑,阳光从窗缝中悄悄钻入,温柔地抚过他的眉眼。

江波涛站在门口,用不轻不重的力敲敲门,听见里边没有任何的响动,便轻轻地推开门,打算看一眼周泽楷。

周泽楷不知不觉间早就睡熟了,江波涛有点担忧地看了一眼周泽楷脸上淡淡的青色,想要劝他去休息一会儿,毕竟累自己的身体也不行,谁也不能仗着自己年轻有资本来消耗自己。

他想要走上前去叫醒周泽楷,让他去休息室睡,或者是给他披上毯子,阳春三月,但愿周泽楷不要在这种时候感冒了,他放轻脚步声,走上前去。

周泽楷本来就是浅浅地眯会儿眼,没有睡得很深,江波涛走过来的声音还是听得见的,他睁开眼睛,阳光有点刺得他睁不开眼,他微微眯着眼,眼睛聚焦了一阵才看清是江波涛。

他有点不适应地拉拉窗帘,眼神有点疑惑地看着江波涛,像是在询问怎么了。

江波涛有点尴尬,他摇摇头,不着痕迹地移动了自己走的方向,转而走向桌前,汇报起了最近轮回的近况。

周泽楷点头,偶尔做一些评论,待一切都汇报完了,江波涛却没马上就走,他站在周泽楷面前,难得的有些吞吞吐吐,直至周泽楷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着江波涛的眼睛。

江波涛敛下了眼帘:“董事长,早点休息。”

周泽楷点点头,朝他勾勾唇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好。”

有人关心自己,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说罢他低下头,继续处理着手底的事务,那一丝不苟的样子,远远看去,像是一幅美好的画卷。

江波涛见他杯子里的茶凉透了,伸出手去为他倒了一杯新茶。

他相信,有周泽楷在,轮回一定会变得更加强大的。

他想着,一步一步走出门外,悄悄为他关上了门。

夜很深了,轮回的顶楼依旧亮着灯,像是一盏路灯温柔的洒下光芒,在黑暗中像是一点启明灯,为无家可归的孩子指引前方的路。

周泽楷的眼皮直打架,他现在已经有点困了,熬夜真的很伤身,他却没有停下来,他是轮回的董事长,他有着一份责任和义务,他不愿意看到轮回在自己的手下败落,因此只能努力,不断的努力。

他但愿有一天,轮回能在他的手下不断的壮大,成为S市,乃至全国都闻名的企业。

北京时间 1:00AM

他终于处理完了手中的事务,转了转酸痛的脖颈,喝光了杯中剩下的茶,轻轻的放下杯子,像是不想打扰一片宁静。

他低头看看手表,稍显无奈的叹口气,自己依旧没有听从江波涛的话,依旧熬了夜,他有些抱歉地在心里小小声地对江波涛道了声歉,将桌上稍显凌乱的办公用品回归原处,走出办公室,打算乘坐电梯去停车场取车。

他一步步地走向自己的车,停车场无比的空旷,寂静无声,以至于一声声脚步都显得如此的清晰。

他坐在车中,启动了车子,听见发动机嗡嗡地响动着,却没有开动车子,车内只有音响在静静地流淌着音乐。

他合上眼,觉得疲惫如潮水一般涌来。

啧,果然还是有累啊,他苦笑一声将领带扯松,解开衬衣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毫无防备似得漏出最为脆弱的脖颈,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他很累,真的,不是一般的累,作为轮回的董事长,要承担的事情不是一般的多,虽然江波涛为自己分担了很多的事务,却还是有很多事情是需要自己来决定的,他是如此的希望有一个人陪伴在他身边,永远都会鼓励他,支持他,与他并肩。

“北风其凉,雨雪其雱,惠而好我,携手同行。”

他想起高中那年班上女生递给他的情书,那时的他还是懵懂的,翻过女生精心写好的情书,上面这一句话不知不觉得就记住了。

携手同行,这也是此时他唯一的夙愿。

他心里想象着那个未来能够与他并肩之人的容貌,却莫名想到那个曾有一面之缘的男人。

他的脸在烟雾缭绕下无比的虚幻,但在那一次,他筋瘦的身子骨却为周泽楷挡下了本要降临在他身上的厄运。

他垂着眸,回想着那一次被他拥抱时的紧张,他身上的淡淡的烟草香是如此的令人安心,他喜欢那个人的拥抱,温暖的,结实的,灼烧着那一颗被冰封的心脏,让他开始融化,开始为人跳动。

他驱散自己的想法,不着痕迹地摇摇头,定是自己太累了,竟会想这么不切实际的事情,他睁开眼,重启车子,握住方向盘踩下油门驶出停车场。

殊不知,有些东西在将要成形之时,消失于无意之间。

 

他推开别墅的门,没有开灯,仅凭记忆摸黑走入二楼的一间房。

明明已经很疲惫了,他却还是不想睡,想要来这里看看。

房间里有许多的雕塑,都是他闲暇时余雕刻的,他的脚步或是视线却没有停留在上面的任何一座精美的栩栩如生的雕像,径直走入最里边。那是一尊还未完工的雕像,甚至都不能用雕像来称呼他吧。那仅仅是一个雏形,只能勉勉强强分辨出那是一个正在抽烟的懒散的男人。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拿起散落在一边的工具,他只能趁着回忆还在之时,一丝不苟地将其刻画。

他看着那人的眉眼在自己的手下一点点成型,手中松松地夹着根烟,肩膀下垂着,一件衣服随意的搭在他的肩上,他犹豫着,轻轻用指尖触摸雕塑的脸,入手是冰凉的石料,不似那个拥抱的温度。

他的全身都开始被一点点打磨得精致,手中的烟连商标都清晰可见’,可唯一不与之相符的却是那张脸,五官无比的模糊,只能辨认出一点,他的眼部空荡荡的,周泽楷像是故意将他空出,使得他如见过美杜莎之眼后石化的人俑,那么的苍白那么的精致又是那么的令人恐惧。

他终是放弃了刻画这张脸,每次只要他想刻画这张脸时,就觉得他的神态是多么的难以描摹。

他的长相是那么的普通。

他的气质是那么的特别。

周泽楷放下工具,笑得无比的浅又是如此的耐看,他看了一眼表:

3:00AM

他淡淡开口:“晚安。”

第二天便是周末,自是不用去上班,周泽楷差不多快到中午才醒来,睡眼惺忪地翘着满头的乱毛去洗漱。

他发短信给餐馆要求送一份外卖,在外卖来之前,周泽楷都赤着脚窝在沙发里用平板。

门铃声适时地响起,因为和这家老板想熟,他也就没有过于在意就开了门。

门口不是平常熟悉的那个送餐员而是一个生面孔,周泽楷皱皱眉头,想要询问原因。

那人摇头,没有说话,在周泽楷打算去打电话询问一下原因之时,他看见那人袖子里寒光一现。

周泽楷凭着反应力想要眼疾手快关上门,那人却一闪身,毫不客气地进来了。

周泽楷向后退着,尽量与那人拉开距离,也同时在寻找自己的手机一类的通话工具。

周泽楷瞧见附近有一个求救的按钮,他有些忙乱地躲避着后面的攻击,像是不顾一切的靠近那个代表生的按钮。

那人好似算好了一切只待周泽楷上钩,算好了角度忽然发力朝他过来,周泽楷没有想到对方还留了一手自然吃了亏,只听见刀刃刺入肉体的声音。

那一刻,整个世界寂静无声,他的眼神无法聚焦,额头滚落豆大的汗水,他支撑着,一步一步靠近那个按钮,只是轻轻一按,便失了所有的气力,软倒在地上,任血染红地毯。

只是他没想过,他在那一刻,最终想到的却是那张脸。

那张懒散的脸。

 

周泽楷在醒来之时对于看见的是医院的天花板还是一阵地迷惘,像是在思考他身在何方

他的口中几乎是无意识地吐出两个字:“叶修。”不过却没有发出声音。

江波涛等人还以为周泽楷在询问为什么,想到他的咽喉受损,忙摆手解释一切。

“董事长你是伤到了咽喉,没有什么大碍,轮回的事情我们会管理好的……”江波涛絮絮叨叨地汇报着这几天的工作事项,周泽楷却什么也没听进去,只是盯着窗外烟雨蒙蒙,淅淅沥沥地打在窗上,留下无数的痕迹,像上帝在悲悯人间。

江波涛的声音还在继续,他忽然有点烦躁,在昏迷前想到的最后一个人是叶修让他有点心烦意乱,好像在面对一团没有头绪的乱毛线。

他转了个身,朝江波涛等人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他太累了,想休息一下。

他面对窗户,身子在被子底下拱成一个舒张的S型。

外面的雨水一滴滴从他眼前划过,留下无数的水痕,他的心被其安抚,冷静地回忆这一切。

慢慢地回忆着,他不禁出了一身冷汗,不管怎么推论,他都像是喜欢叶修,喜欢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

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这一切,为什么自己想要与他携手同行?为什么自己无法描摹他的脸?在也许是死亡的前一刻想到叶修?

全是因为自己爱他啊。

只有感情,才是这么的不可理喻无可救药,让人愿意沉沦其间。

他拿过放在床头的笔记本,一笔一画,认真写下一句诗词: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叶修是他第一个真正爱过,想过与他余生共并肩的人,虽然他知道,这条路不好走,也许会遭到无数嘲笑,他依旧想坚持,想要告诉他他的这一片心意。

即使他们仅有一面之缘。

即使他们此生或许不会再见。

他依旧无悔。

想要,找到叶修。

他握紧手中的纸,严肃地写下那个对他来说是世界上最美的名字:

叶修。

那十四画,是他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理由。

真好,这个世界有山有水,有花有鸟,有朋友有亲人,有知己二三,还有你。

他微微笑着,那画面或许就是岁月静好吧?

 

 

叶修站在书柜前,有些惊讶地翻过那本笔记,问道:“小周,你喜欢我多久了?”

周泽楷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但看到那本笔记后便了然,有些无奈地笑笑,打算蒙混过关这个问题。

那边的叶修还在止不住地啧啧啧,感叹着这一切,他的手指翻过稍显皱的一页,将上面的那句诗读了出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顿顿又道:“小周你是得有多闷骚才会写下这句诗啊?”

周泽楷一愣,那年的他,曾几何时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和本以为对自己来说可望不可及的人如此亲密?他顿时感受到了现实与过去相交汇的奇妙感觉。

他一步一步走向叶修,从后边抱住他,将脑袋埋在他的肩窝,依恋地蹭蹭轻轻开口:

“叶修,喜欢。”

十四画的叶修,一直都是他活着的理由,从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亦知。

这就足够了。

                  END

后记:写完这篇之后还特意看了看时间是00:21,于是就想写篇后记。

其实我一开始就是被阿夏这篇文拖入叶周这个大坑的,那时我就是个潜水党,一直偷偷摸摸看文,甚至一路从贴吧追到了lof【笑,觉得自己太小透明了就不敢去勾搭大大,结果后来加入了一个叶周同好群里偶尔一次聊天才发现一直视奸的大大就在群里,我还记得那是新春番外二十四来着,我看不到外链留了一句,阿夏就在群里问我原因,你知道吗当时吓得我那一下直接去睡觉了,结果第二天又打得开外链,就企鹅留了言给阿夏,接着就神奇的有来有往地聊了起来【什么鬼,然后就发现大大其实这么好勾搭,真的出乎意料。

其实《陌路》算是我第一篇追完的长篇,很喜欢里面的叶周,很温馨,,原谅我词穷,不会描述,总之就是谢谢全职高手,谢谢叶周,谢谢《陌路》,谢谢阿夏【说了要用谢谢砸死你不谢:D。

谢谢让我们遇见。

真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是,这篇文是我蓄谋已久的,早就想写本来还在思考打什么名号送出去,结果在我还在思考时,《陌路》完!结!了!

对,我的心情就是和伞哥刚鼓捣出千机伞结果荣耀等级提升那个时候一样,所以只能将计就计将这个当贺文送出去。

嘿嘿嘿等了快一周感觉如何?知道坐等你更新时的痛苦了吧【不我什么也没说。

谢谢阿夏,虽然你不要我说谢谢但我还是想,真的,那篇《谢谢遇见》

的结尾方式是你教我的,《近朱者赤》的设定什么的你也帮了我,喜欢你【不是那种,毕竟我已经闻到醋坛子翻了嘿嘿嘿快跑。

好了不讲了,我要睡觉了。

 以及我拿这个混个更【嘿嘿嘿雨水贺文

 

 
评论(23)
热度(52)
© 一个错离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