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一年恋爱 春

  • 惊蛰

  • 开学了

  • 吴邪生快!

03

寒假放完,马上就进入紧张的学习中了,三月倒还倒春寒,冷得安岩瑟瑟发抖,站在神荼家门口敲门的时候还不住哈着气。

神荼一打开门就看到安岩缩成小小的一团,倒是想笑,安岩歪歪头看他,张开双手。

神荼心说这个发展不太对啊,疑惑地看他一眼,问道:“干什么?”

安岩倒是特别自然的看他,回答道:“大哥,今天一模。”

神荼点头,所以呢?

“沾点欧气。”安岩看神荼迟迟没有动作,扑过去抱他,安岩比神荼矮上半个头,得垫起脚来才合适。神荼微微偏头,看到安岩微微发红的耳朵尖。却想笑。

他伸出手回抱安岩,在他背上轻轻戳戳:“你耳朵红了。”

感觉到安岩埋得更深,闷闷地吐出几个字:“要你管?”

好巧不巧,两人分在一个考场,神荼和安岩还是一排,不过神荼在安岩后边几个座位——他坐最后一个座位。同在一个考场的还有江小猪,和安岩一个班,和他玩的不错。

开考之前江小猪把自己的椅子拖到安岩的座位旁唠嗑,讲到高兴处还大力在他背上拍几下,安岩自觉要被拍出内伤了,一会儿预备铃响了,江小猪还意犹未尽的,看他一眼坐回原位。

安岩也不是很懂江小猪的眼神是个什么意思,可当他再回头想和江小猪进行眼神交流时江小猪已经低下头填涂答题卡了。安岩也只能把疑惑放一边,心里给江小猪这种见卷子忘友的行为记上了一笔。

卷子不算太难,等写完卷子检查完一遍安岩还有十分钟左右的空余,安岩莫名其妙的就开始在草稿纸上写字,先是写课文,慢慢过渡到歌词,最后开始写神荼的名字。

他的心里其实乱七八糟的,可是写神荼名字,写了三四遍,心忽然安静了些,他的字中规中矩,不算好看也不难看。可写神荼的名字那么用心,一张草稿纸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

等老师提醒只有一分钟时安岩才如大梦初醒,此时销毁罪证也来不及了,监考老师喊最后一个同学起身收卷,安岩只能愣愣地看着卷子被收走。抬头看神荼,神荼正盯着他的草稿纸看,还挑了挑眉。

接着去收别人的卷子了。

等神荼收完卷子,安岩早就把那张纸毁尸灭迹了,神荼敲敲他桌子把安岩的心神唤回来,安岩抬头看他,口型大概是干啥。

神荼伸手摸到他后背,安岩还没弄清他干什么,神荼就把手缩回来,他手上有张便利贴,特别显眼的荧光色,写了三个潦草的大字:我是猪。

安岩这才明白江小猪干什么要在自己背上用力地拍几下,神荼看他这副模样,慢悠悠地道:“贴了一堂考试了。”



“.......”安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没想到神荼手一翻,把那张便利贴往安岩脸上一贴,一边说:“写我名字写得不错。”然后趁安岩没反应直接跑了。

安岩把脸上那张便利贴撕下来,一下子几股情绪夹杂在一起,啼笑皆非,不知道该气江小猪,还是高兴神荼的夸奖,亦或是对于神荼提他写名字那茬尴尬。

等一模成绩出来,神荼还是第一,安岩有进步,考到了年级28,安岩知道成绩后,中午特地和神荼炫耀自己多牛逼,神荼抬眼看他:“我第一。”

安岩顿时被噎着了,瞪他一眼,脑子里灵光一闪:“那有什么要紧?我的排名可是你的28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神荼看他傻乐的模样,笑着摇了摇头:

“二货。”

04

等四月的时候,都已经开始讨论报考什么高中之类的问题了,安岩在两个学校里边纠结的不得了:Y中和S中。

他不知道怎么选,回家路上问神荼选什么。

神荼毫不犹豫地回答说选Y中,安岩也能猜到,毕竟这所学校是百年老校,也是这一块最好的高中。

可他想选S中,又不知道怎么含蓄又矜持地表达神荼我觉得咱两一块去S中吧。

安岩咬着下唇,取出个硬币:“神荼,我们丢硬币,正面去S中,反面去S中,硬币要是竖起来或者碎了就去Y中。”这个说法倒挺无理取闹的,神荼接过了硬币,像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将硬币往天上一抛,两个人的视线都粘在这枚硬币上。结果神荼一接,将硬币夹在两个手指尖:“立着了。”

安岩不服:“你耍赖!”

神荼点头,把硬币随手揣兜里,蒙住了安岩的眼睛,安岩嘴里一边喋喋不休手洗没洗啊脏不脏对眼睛不好啊啥的,完全忘了自己的金丝圆眼镜。

神荼道:“闭眼。”

安岩乖乖的闭上了眼,顺便把嘴也闭了。

神荼拽着安岩向前走,安岩闭着眼看不见,只听见风呼啦啦地吹。

莫名其妙的,他们这么走了一路,安安静静的,好像这条路没有尽头。

神荼站在分叉口,想了会儿,也不知道看哪儿:“我会想想。”

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安岩一个人站在路边,柳絮被风吹起来扬起漫天飞雪,他在落日中看着那个人的背影消失。

晚上安岩写着作业,老人机嗡嗡响了声,是有新信息。安岩拿过来看,神荼发的:

为什么想去S中?

安岩不知道这个问题意义何在,想了一下才回复道:环境好啊师资力量也不错啊什么说了一大堆,顺便还昧着良心吹了下Y中也不错。

不过按键机发个短信是真的慢,得一个一个字的打,等安岩发完这条短信都过去十分钟了。

神荼的信息回复的很快:

那我去Y中称霸,到时候你就去炫耀,Y中年级第一我对象。

安岩笑出了声,神荼这是学坏了啊,不过触屏机发信息真快啊。

他正想着,又一条短信发过来:

英语课代表,“电流会随着电压的改变而改变”怎么翻译?

安岩没搞懂忽然问这种问题干什么,还是努力的翻译:

Will change if  change 电流和电压实在不会翻译:(

对方回复:看来你物理学的不够好。

安岩有点气,这和物理有什么关系?最多就两个物理量的名称而已啊?气成河豚。

神荼发过来今晚最后一条短信:I will change if U change,晚安。

安岩一开始还没看懂,读了几遍才明白神荼什么意思,顿时和心口中了一箭一样捂心口。

这个神荼是假的吧?怎么这么撩啊.......

等第二天早上,神荼待在他家门口等他时,安岩还是觉得做梦样的:“你真去S中?”

神荼点头。

“真的?”点头

“不骗我?”摇头。

安岩笑出来:“神荼同学,你这有点过分啊。”

神荼不明所以,看他问道:“为什么?”

“我都做好心理准备了。”安岩喝一口牛奶,接下来的话都带着奶香味:“都打算先打好腹稿怎么去炫耀,结果你和我讲这个?”

神荼眼里带了点笑意:“那我反悔?”

“不不不不我错了!”安岩顿时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个样,拼命摆手。

神荼将自己昨晚睡前手写的一张卡片从口袋里掏出来,递给安岩:“嗯。”

I will change if U change

y

评论(5)
热度(67)
© 一个错离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