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一年恋爱 秋

  • 摸鱼复健,瞎写的,ooc严重

  • bgm:youth-troye sivan

  • 新年快乐

09

九月初,正是刚开学的时候

神荼进了教室站在讲台上往下边看,还是下课的时候,整个教室里吵吵嚷嚷的,都没有从假期的状态里恢复过来,大声地讨论暑假的趣事,神荼努力地想要听清他们在讲些什么,嗡嗡嗡嗡的,像是在公共场所,明明你看到人的嘴巴在动,可是你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有杂音响在耳边响着。

他感觉有道目光在盯着他,神荼鬼使神差地看过去,在窗台边的位置坐着一个男孩子,他没有参与身边的人的讨论,而从神荼进来的开始,目光就紧紧地追随着他。

觉察到神荼回看他,他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随即给了神荼一个灿烂到露出白牙的笑容。

神荼后来回想起安岩在初三那年和他的重逢,记忆中的脸庞笑得多么高兴他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个笑容。

光打在安岩脸上,身边的窗帘被风吹起微微地挡住了安岩的脸,虽然后来神荼多次不满这窗帘的透光性太好导致中午午休时光线太强,可这也没法否认那一刻心悸的感觉。 

班主任张云龙进来拍拍手引起大家注意,未果,教室里实在是太喧闹了,就连神荼都没听清,他的脚都迈出去了,脸上洋溢着欣喜。

张云龙又清咳几声,这回终于都安静下来了,神荼也赶紧站回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班主任还在台上讲着欢迎新同学云云的套话,神荼没听,他的眼睛死死地黏在安岩的身上,安岩朝他眨眨眼,悄悄地做小动作示意班主任还在台上呢。

神荼微微点头,偏转一点视线往安岩旁边的窗外看去,夏天走得还不久,树还是郁郁葱葱的,随着微风微微摇摆,淡淡地光影晃动着。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开学的前几天就进行了一次摸底考试,安岩的物理不太好,拖了后腿,这一次的考试成绩他中规中矩的。而神荼刚来,就成功的把原来的年级第一踹了下去。

老张秉承以优带劣的原则排座位,安岩位置没动,神荼和他离了两三个座位,有点点远。

他的同桌瑞秋,理科不是很好。

神荼看成绩排名回来之后直接找安岩,敲敲他桌子,安岩低着头死死地盯着物理卷子,神荼敲他桌子过了几秒钟他才抬起头来,表情是不耐烦,可一看到敲他桌子的是神荼,表情一下子就不知所措。

卷子上头分数红得刺眼,红叉叉可怜的布满整张卷子。

“你物理不太好。”神荼开门见山。

废话。安岩内心接了句,瞟了眼桌上的卷子,他没搞清楚神荼想干什么,难道是作为物理学霸来对他进行嘲讽?

画风不对。

神荼低头看他,接着说:“我帮你补习。”

意料之外的回答,安岩惊喜地抬起了头。

“国庆我来你家。”

“好。”

10

也不是国庆七天乐变成七天苦,罗平国庆第一天大清早就疯狂call安岩,把睡得迷迷糊糊地安岩给call醒拖他去打篮球。

罗平是大他们一届的学长,和安岩玩的不错,打篮球也是早些约好的事,安岩虽是不情愿从被子里出来还是去了。

篮球是打了,一个上午打得酣畅淋漓倒是真的,到快中午安岩也得回家吃饭了,罗平却忽然拉着他,神神秘秘的。

安岩瞅他一眼这怀春少男的模样心里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请我吃饭?”

罗平刚想拒绝,安岩指指他手里干干净净的白信封,笑得像是一只狡猾的小狐狸,露出了尖尖的虎牙:“学长,寄信得付邮票钱,送快递也有邮费,我替你递个情书.........”他没有说下去了,眼睛溜溜的转转,接着道:“你说怎么办?”

罗平只得暗骂一声这小狐狸狡猾,可自己实在是有事求人,只得认了,在心里记上了一笔,道:“行啊,安学弟想、吃、什、么、啊?”他一字一顿,安岩原本也就是开个小玩笑而已,目的达到了,正巧附近一家米线店他馋了许久了,便扯着罗平去了。


安岩揉着耳朵上了公交车,耳畔还是罗平的叨叨叨在回响,安岩叹了口气,看了看洁白的信封,右下折了一个小小的角,有点破坏整体美观。罗平却老心疼了,硬是要他回家用字典压着把这封信捋平来。

反正看一下也不会怎样吧.......他心想,便小心翼翼地抽出来瞄几眼。

然后又默默地塞回去了,这情书写的真是emmmmmm,罗平也是煞费苦心写这个,只不过信没有开头称呼也没有结尾署名,信封上面空白得能画最美图画。

无奈。

安岩蹦下车想着,手机嗡嗡嗡震动了下,安岩解锁屏幕,小小的老人机屏幕上是神荼发过来的短信。

明天我来你家?

安岩仰头看看艳阳高照,回复道:“行啊。”

对方发了个嗯过来就不再说话了。安岩撅着嘴想像电视里的不良少年那样吹个轻佻的口哨装逼。失败。

他尴尬的摸摸鼻子,好在旁边没有熟人。

不过口哨是怎么吹的啊,安岩在心里碎碎念道。


第二天安岩觉着自己大概能睡个好觉了,结果一大早又被call醒了,只是call醒他的人换了个,是神荼。

等他急急忙忙穿好衣服牙也没刷脸也没洗就去开门,神荼已经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了,正玩着智能手机上的小游戏。

安岩瞄了一眼那崭新的手机,心里对有钱人默默地鄙视了一下。神荼看他一眼,淡淡道:“你还没吃早饭吧?”

你怎么知道?安岩几乎要脱口而出这句话了,就看到神荼的表情有点无可奈何,他说:“二货,快去洗漱,我给你去买早饭。”

求之不得,安岩比了个ok的手势,就迅速关上门,神荼只感觉得到一阵劲风从面前扫过,隔着厚厚的门板都听得见安岩笑。


等时针转到12时时,一张卷子的题目才大致解决完,安岩把笔往桌上一甩,似是松了口气,像是一条咸鱼倚在椅子里,全身的骨头都被抽走了似的。

神荼拿笔戳戳他,问他午饭怎么办,安岩按亮了手机屏幕,什么消息都没有,他从柜子里翻出了张十元钱甩甩,耸耸肩,很无所谓似的说出去吃。

你爸你妈呢?神荼想问,却没问出去,他想起小时候他还在燕坪时,安岩有事没事都喜欢来自己家,那时候稍微懂点事,也隐隐约约地听说过什么安岩家里不太和睦的事情,他也猜到了结果。

那时候的我安岩大概就是把自家当个避风港了吧。神荼想着,可是他们不久之后就举家搬去了法国,那时候安岩他父母好像还没有离婚之类的,那么等他离开了之后,安岩到底是怎么度过那一段艰难时期的?

他不知道,也不愿去想,抬头看着站着居高临下看他的安岩。道:“我和你一起。”

安岩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两手搭他肩膀上象征性摇摇:“大少爷,醒醒,那是地沟油,不是皇家橄榄油。”

神荼笑了出来,摇头,拍拍他的手,说:“没事,我要适应社会的险恶。”

安岩好像真见了鬼,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挠挠头搪塞着说要去厕所,把神荼一个人留在书房。神荼看着桌上乱七八糟的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伸手打算替他,刚整理出来一些书打算从大到小叠着,拿起那本厚重的字典却看见了底下压得平整的一份信。

神荼自认为不是一个八卦的人,可却莫名的想知道那封信里有什么,拆开来偷偷看一眼。

情书。

神荼眯眯眼睛,把那信塞好东西回归原位,装作什么都没做,又觉得不像,从那乱七八糟的一摞书里边随手抽出一本书把桌子弄乱来掩饰,连书名都没看就光看了下书是否拿反做贼心虚地随便翻开一页,装作看书。

安岩甩着手上的水珠进来了,看见神荼手里拿着本书在看,心里咯噔下,完了完了,他桌上都是一些《黄泉手记》、《盗墓笔记》之类的小说和一些从父母的房间里随便拿出来的书,打算好好收拾下,可是懒癌放了不想整理,全部堆桌上,贼尴尬。

他搓着手暗搓搓跑道神荼后边瞄一眼,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他有些迟疑地问神荼:“神荼,你看什么《婚后必读》......”

神荼这才注意到他拿了本什么尴尬的书在看,啪的一声赶紧合上,随便往桌上一放,轻咳一声装作自然的样子:“没事情做。”

接着生硬地岔开话题:“中午打算上哪去吃地沟油?”

安岩一下子噎着了:“你别老拿我开涮。”接着扯着神荼赶紧出门。



评论(5)
热度(69)
  1. 慧文不吃药一个错离子 转载了此文字
    超棒!!!给你疯狂打call!!!!
© 一个错离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