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清秋八月(教官瓶x教师邪)01

军训时想到的,周更或者双周更
在补课,上线少,第三次写瓶邪,817贺文
突然不想写荼岩了写写瓶邪好了233333



Chapter.1
这是张起灵最后一次带学生了。
他站在队伍的旁边,队伍里的都还是从初中升上高中懵懵懂懂的学生,即将迎来军训,张起灵稍微转转手腕,刚才表演倒地的时候摔得有些过猛,现在手臂还有些麻。
主席台上黑瞎子难得的正经讲话,也就是一些套话而已,张起灵都没什么兴趣听,看着面前朱红色的墙壁发呆,直到黑瞎子一声宣布军训正式开始才反应过来。
第一天的任务也简单,不过就是站军姿而已,一个队接着一个队跑到训练场去,班主任在那里等学生,张起灵的队伍排在中间,他站挺直,像是一株挺立的白杨。
拐个弯就是训练场了,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从他面前穿过,那个人搬着一桶桶装水横穿过跑道,张起灵愣了下接着跟上队伍的步伐。
太阳的光华耀眼,就算戴着帽子还是会被阳光刺到,那个白色的身影就是在这时候走来的。
是一个年轻的男老师,也许才二十四五岁的光景,脸上带着温润的笑,他的脖子上流着汗,一边挽着白衬衫的衣袖一边走到张起灵身边。
一边的队伍已经有人在打招呼了:“吴老师好!”
那老师朝着队伍点头,顺便指指张起灵,介绍道:“这是你们的教官,叫......”沉默了几秒转过身去看张起灵:“那个......你好,我叫吴邪,请问这位教官怎么称呼?”
队伍里边有人笑了出声,张起灵淡淡地一瞥队伍,又马上恢复了安静,张起灵点头,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吴邪这个名字,看向吴邪:“张起灵。”
吴邪又转回去看他的一班学生,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这是张起灵张教官,以后你们得听张教官的话,不听我就来收拾你们。”又转头看张起灵:“我这班的学生都挺调皮的,教官你别心软,该罚就罚,实在收拾不了让我来。”说完笑笑,指了一遍的一个阴凉处:“我就站在那儿,有事找我。”
张起灵点头,吴邪看看也没什么事了,再叮嘱了学生几句,转身去了那个阴凉处站着。
张起灵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吴邪的背影,直到吴邪站在树底下靠着树要转过身来看他们,才收回视线,装作无意的抬头,正好与吴邪的眼睛对上。
吴邪朝他笑笑,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张起灵点头,看向这一班的学生开始下令。

一个上午的训练很无聊,就是站军姿,教官站在一边看着,动作要标准,背挺直,脑袋仰着,脚六十度展开,手贴紧裤缝。
张起灵在一边站着也是汗流浃背的,汗水顺着他的小臂划过,在经脉纵横的精瘦手臂上留下闪亮的一条银线。
吴邪走过来的声音很轻,还是逃不过张起灵的耳朵,张起灵回过头去看,吴邪正好想丢给他一瓶冰矿泉水,被他这么直接抓包,十分的尴尬,手举着丢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吴邪掂掂冰矿泉水,手指擦过的地方上面薄薄的一层水珠就汇聚成了一条线滑下来。
吴邪把矿泉水递给张起灵,张起灵点头道谢拧开瓶盖一仰脖就喝下去了三分之一,喉结随着张起灵喝水的动作一动一动,没喝下的水就顺着脖子滑落。明明是普通的动作,吴邪看着却有些口干舌燥。

途中休息时间,黑瞎子把张起灵喊过去谈话,一个班的人都松了口气放松下来揉揉肩膀动动手腕。
吴邪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训斥着几个不听话的学生,张起灵回过头去看他,像是在看一只张牙舞爪的猫咪。
黑瞎子跟着张起灵的视线看过去,吴邪还在那边对着学生训斥着集体意识。
黑瞎子看着张起灵黏在那人身上的视线,玩味地笑了,摸着下巴看向张起灵:“一见钟情了?”
张起灵难得的没有反驳他,黑瞎子觉着好像不对劲,看张起灵的眼神也变了:“不是吧?哑巴你真......”
还没说完张起灵就扔过来了个眼刀,黑瞎子立马噤声,张起灵低头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不早了。”
说完他转身向吴邪走去,吴邪正训完学生,还气呼呼的,一看张起灵来了,把队伍面前的位置让给张起灵,一边回头嘱咐着:“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听见没有?”
队伍里所有人齐声回答吴邪:“听到了——”
吴邪仍然没消气,站在张起灵身边小声道:“张教你好好管管这班没纪律意识的小兔崽子,”说完想想再加上了句:“别太严了,我怕他们受不了。”说完看一眼汗流浃背的学生,眼神里是藏不住的关心和担忧。
张起灵的心中微微一颤,他点头,吴邪又看向学生们:“我和你们张教官说了,好好管管你们,都给我听话。”转身便走,张起灵趁机拽住吴邪往后摆的手腕。
吴邪回头看他,他的眼睛里明白写着:怎么了?张起灵一时间懊恼着自己的冲动,他想不出该说什么。
“不用叫我张教官......”张起灵缓缓道:“叫我张起灵就行了。”
张起灵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吴邪,吴邪感觉到心发慌,支支吾吾一阵才点头答应:“那行,张教......嗯张起,,,,,,”吴邪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影子摇摇摆摆:“小哥,我先走了。”
张起灵明显是对这个称呼满意,点点头松开了拽着吴邪的手,吴邪飞也似的逃开了,这次张起灵的视线没有一直黏在吴邪身上,他那只抓着吴邪的手腕的手不断的揉搓着,上面还残留着吴邪的体温和蹭到的汗水。
夏天很热。

评论(13)
热度(32)
  1. 慧文不吃药一个错离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一个错离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