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瓶邪】墨痕(一发完)

  • 空妈生贺@空色之风 

  • 明天就去军训了,写的不怎么好qvq结局很匆忙等我回来改

 

安岩的床之嘎吱嘎地响了一个中午,吴邪已经第三次被吵着了。
他睡觉前被吵着了,睡觉的中途也被吵着了,接着醒了想给张起灵发条短信,刚在脑子里过完,吱嘎吱嘎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吴邪一个没忍住直接踹了上铺的床板:“姓安的你中午不睡觉干什么呢?”
安岩从上铺颤颤巍巍地伸下来一只手臂,手里边抓着一只手机:“吴邪你帮我看看哪个好看点。”
吴邪心说啥事儿呢,接过手机看一眼,全是墨水,一个店的,安岩的购物车里全是这家的彩墨。
阿西吧。
吴邪用手指戳了几个看得顺眼的颜色,安岩接过去瞅一眼,接着吴邪的手机就收到了来自安岩的表情包轰炸。
最后还附加一句:全是按你家老张的衣服配色选的!不塞狗粮会死吗!?
吴邪回想一下,好像确实是的,他回复了一个理不直气也壮的表情包过去,接着下线,任凭安岩在上铺闹闹闹。
实在被闹腾的不行了,吴邪发条短信给张起灵:出去转转?
好。张起灵的短信几秒之后就回复过来了。
然后吴邪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来奔向衣柜把自己打扮得人模狗样接着出门。
给安岩留下了一个美滋滋的背影。
安岩哼一声有对象没人性,继续和店家小哥哥聊天。
店家小哥哥惜字如金,通常安岩打了三四句话他才舍得回复一句话。
他的店里的墨水都是自己做的,量很少,但是特别的好看又特别的贵,安岩看看墨水又看看自己的支付宝,森气,想全买钱不够,单买又选择恐惧症。
于是他疯狂call吴邪,表情包不要命地大放送,几分钟后吴邪不耐烦的声音响起:“又怎么了?”
“吴邪你再认真地选一次!”
“丑拒。”
“你这周的早饭我包了!”
对方沉默了几秒钟:“小安子,上奏折。”
“好嘞。”
吴邪看着发过来至少四五面的截图觉得自己是个傻逼,安岩还在下面不停地发:“这个色很好看!”
“这个也是!”
吴邪回复:你再迷弟我就下线了。
安岩立马安静如鸡。
吴邪看墨水的时候张起灵凑过来看一眼,接着站回去看吴邪发呆。
吴邪艰难地选了五瓶墨水,这次他考虑了一下安岩单身汪的感受,只选了一瓶藏青色的墨水。
安岩欢天喜地地安静如鸡,只发了一面的表情包表示感谢。
然而吴邪的手机早就关机了。

吴邪和张起灵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张起灵今天穿了件白衬衫,吴邪走在后头,心想老子的男人真是赏心悦目。
看了一会儿吴邪发现了不对劲:张起灵的衣服角上面有一点墨水。
他赶紧喊停,凑过去看,张起灵感受到吴邪的呼吸凑得这么近,身子猛地一僵。
吴邪拽着那片衣角,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怨念:“谁弄的?”
张起灵还没反应过来,吴邪拿手戳戳那点墨水。
“神荼。”张起灵思索了几秒钟。
吴邪愣了:“你那个装逼室友?”
张起灵点头,神荼最近特别沉迷制作墨水这回事。
吴邪顿时满血复活:“那你把神荼联系方式给我?!”
张起灵幽幽地看吴邪一眼,吴邪举双手投降:“我室友,就是安岩,最近也沉迷墨水无法自拔,刚才给我打电话的就是他。”
张起灵点头,把神荼的联系方式给了吴邪。

“什么?”安岩坐起来瞪着吴邪:“你要我去勾搭系草?”
吴邪翻了个白眼:“拉倒吧,系草是小哥,不接受反对意见。”
安岩把枕头一把丢到吴邪身上:“这多不好意思。”



“什么?”安岩坐起来瞪着吴邪:“你要我去勾搭系草?”
吴邪翻了个白眼:“拉倒吧,系草是小哥,不接受反对意见。”
安岩把枕头一把丢到吴邪身上:“这多不好意思。”
吴邪的脸被枕头挡住看不到安岩的表情,吴邪抱住枕头躺到一边的床上去,一边揉着吃撑了的肚子一边看着床板:“别欲迎还拒的,隔壁宿舍的那谁谁谁不是说该出手时就出手吗?”
想了一下措辞接着道:“而且这事已经经过我和小哥同意了,没事的。”
得了吧,张起灵什么时候关心过这种事儿?安岩在内心腹诽。
吴邪拿手机把神荼的联系方式发给安岩,顺便叮嘱道:“你要是去小哥宿舍,记得帮我把笔记捎给他。”
安岩看他一眼:“我还没答应。”
吴邪眼神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你会后悔的。

安岩:略略略。

 

安岩已经支付了钱,店家小哥哥看他和自己一个市,立马免了邮费。安岩的内心美滋滋的。

快递晚上就到了,还特意放了一些小礼物,里面放了一张手写的纸。

内容很普通,就是谢谢支持,以及欢迎repo,微博号是啥的。

安岩的字也算是很好看的,但和这种字比起来又是不同的风味,店主的字非常的大气洒脱,一看便是有多年的书法经验。

安岩小心翼翼地把纸夹在书页里,掏出钢笔上墨开始涂涂画画。

实在不知道写什么,等安岩反应过来已经写了一面纸了。

安岩最终的repo是九宫格,写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光是repo就洋洋洒洒的一页纸。

对方很快就转了安岩的微博,还私信了安岩。

说是很喜欢他的字,问他能不能寄给自己,或者愿意用钱买下来。

安岩愣了,接着内心无声尖叫在床上翻滚。

吱嘎吱嘎的声音第二次在吴邪的脑袋顶上响起来。

这次安岩如同脱缰的野马,任凭吴邪骂骂咧咧好言相劝都不听。

等激动劲儿一过,他继续看私信,店主还说:“要是不愿意的话,想拿自己一些新品墨水交换。”

安岩boom!

激动地不行的安岩手忙脚乱的回复店家,他感觉自己今天的好运气爆棚。

 

张起灵转个头看到神荼坐在书桌前温柔的笑意,觉得今天一定是吴邪的脑补能力蒙蔽了他的双眼。

 

快递安岩一大清早就寄过去了,安岩还放了一份特别的爱。

就是悄悄地表白店主还手写了店铺名。

要是吴邪看到这举动肯定会嘲笑安岩的。

 

张起灵中午去拿吴邪给他定的外卖,看到一个神荼的快递,顺手拿了上来。

张起灵瞄到一眼寄件人的名字:安岩。

回宿舍路上张起灵想起来了这是吴邪的室友,吴邪上次还和他提过。

到了宿舍张起灵把快递扔给神荼,神荼接过去看了一眼寄件人的名字,是掩饰不住的意外,他看一眼张起灵点头道谢谢。

神荼的高兴掩饰不住,他接过快递放桌子干净的一角上,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扒拉到一边去卫生间洗了个手再拆。

张起灵瞄了几眼,是一沓纸,还有字迹,神荼拿手在上边摩挲,动作轻柔的张起灵没见过。

神荼拿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接着发了出去。

 

吴邪是被惊呼声吓醒的。最近一阵安岩特别的闹腾,一看现在就是安岩的男神小哥哥回复了他于是又开始兴风作妖了。

店主小哥哥po了安岩的图在微博上,还表示感谢,说是今天给安岩寄墨水,并且邀请安岩试色。

安岩蹬蹬噔地下楼开始做望墨石。

他在楼下等了半个小时左右,神荼提着一个袋子从安岩身边经过,回头看了安岩一眼,安岩正巧玩手机,看到旁边有人经过习惯性的抬头去看,与神荼看了个对眼。

安岩尴尬地挠挠鼻子,继续低下头玩手机,几分钟之后吴邪就发信息过来了。

“在楼下晾着干什么呢”

“等男神快递,羡慕吗?”

吴邪没回复,几分钟后张起灵提着一袋子吃的路过安岩,看到安岩的时候停了一下,递给他一瓶水。

安岩没搞懂张起灵在干什么,握着手机无辜地看张起灵。

接着张起灵把那一袋子零食塞进安岩手里,安岩懵了,张起灵这是要戳他给吴邪脑袋上顶个大草原?喵喵喵?男人的爱情就这么易碎??

还没有等安岩对瓶邪两人之间的爱情提出质疑,张起灵先开口了:

“麻烦把这些,”张起灵指了指那一袋子的零食,接着道:“拿给吴邪。”

安岩:“汪。”

张起灵看安岩,把那一袋子零食从安岩手中抽出来,接着上楼了。

安岩打开矿泉水瓶,喝一口,内心一动不动。

快递小哥在这时候出现了,抱着一份快递,看向安岩:“请问您是安岩先生吗?”

安岩点头,快递小哥就把快递往他怀里一塞:“签字吧。”

我还以为你要说阿西吧呢。

安岩签完字就使用出徒手拆快递的技能,咔擦一声,里面装了一个小木盒子。

木盒子里面都是小小的分装,以及一张便利贴。

安岩感觉自己爱上了这家店。

 

回宿舍的时候,吴邪趴在床上吃东西,张起灵就坐在旁边看他,安岩一进来张起灵就站起身走人。

安岩问吴邪:“张起灵是不是对我有什么偏见?”

吴邪白他一眼:“你别傻了,他就是太善良了。”

安岩:???

后知后觉安岩才理解了:吴邪这丫就单纯来虐狗的。

好氦氖氩氪氙哦。

 

总而言之,神荼和安岩一直通过墨水交流。

即使在一个城市,也没有想过见面。

不对,安岩挺想见面的。

他和沈图聊天文聊地理啥都聊得来,可是沈图一直不愿意给他爆照。

安岩不知道第多少次撒泼打滚:“见面!”

出乎意料的沈图同意了,就说下个月的三号吧。

安岩看一眼日历:八月三,反正暑假闲着没事干。

 

等到了见面。安岩看着对面熟悉的脸,一点也不开心。

他拍了神荼的照片,发到网上,艾特了神荼的微博:

“屁眼子!都是屁眼子!”

神荼开手机给安岩点了个赞。

然后发微博:

此店将易主。

安岩把神荼的微博设为特别关心,此时一看微博,抬头惊恐的看他:“好好的为什么要易主?”

“易主给你。”神荼笑了:“早有预谋了。”

评论(8)
热度(89)
© 一个错离子|Powered by LOFTER